济南信息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飞极速快线电影 > 正文
走进内蒙马儿世界
2020-03-25 18:06

  蒙古马

  蒙古马原产蒙古高原,处于半野生生存状态,它们既没有舒适的马厩,也没有精美的饲料,在狐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,夏日忍受酷暑蚊虫,冬季能耐得住-40℃的严寒。蒙古马体形矮小,其貌不扬,头大颈短,体魄强健,胸宽鬃长,皮厚毛粗,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,能扬蹄踢碎狐狼的脑袋。经过调驯的蒙古马,历来是一种良好的军马。蒙古马被农业部确定为138个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品种之一。

  三河马

  三河马,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特产,全国农产品地理标志。三河马与河曲马,伊犁马并称为中国三大名马的内蒙古三河马,是俄罗斯后贝加尔马,蒙古马及英国纯种马等杂交改良而成的,已有上百年的驯养历史,主产于内蒙古呼伦贝尔三河地区,因此得名。三河马以外貌俊秀,体质结实,结构匀称,具有良好的持久力而著称,外形比蒙古马高大,毛色主要为骝毛和栗毛,力速兼备,持久力好,脚步轻快,是农业生产,交通运输的首选品种,同时也是骑乘型品种,属挽乘兼用型,部分马匹偏乘或偏挽,遗传性稳定,用于改良蒙古马效果良好,三河马被周恩来总理誉为“中国马的优良品种”,在中国可查的赛马记录中,三河马是唯一能与外国马争雄的国产马。2011年11月22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批准对“三河马”实施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。

  乌珠穆沁马

  乌珠穆沁马素来以体型匀称,耐力好,体质结实,奔跑力强,骑乘速度快,四蹄矫健,肩宽胸阔而著称,兼具耐久力和长短跑的。是在当地自然条件下,经过牧民长期选育成的一个优良类群。乌珠穆沁马主要分布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,西乌珠穆沁旗及周围地区。乌珠穆沁马产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,西乌珠穆沁旗和东乌珠穆沁旗萨麦嘎查一带的草原。乌珠穆沁草原是我国最富饶的天然牧场之一,土壤肥沃,河流纵横,牧草种类繁多,主要牧草有碱草,冷蒿,大针茅,克氏针茅和葱草等,草层高度30~40厘米,干草亩产70~100公斤。萨麦嘎查是乌珠穆沁马繁衍生殖的一处胜地。在锡林郭勒草原,面临种种威胁,令人担忧但是草原退化,沙化的程度越剧烈由于超载放牧和干旱等原因,部分优质草原也遭到破坏。草畜矛盾加剧,草场压力大,草原生态环境堪忧。

  锡尼河马

  锡尼河马产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温克族自治旗的锡尼河,伊敏河流域。锡尼河马是兼用型地方良种,在完全依靠自然的粗放条件下,表现出体大力强,力速兼备,乘挽皆宜,富持久力,耐粗饲,适应性强等良好性能。全旗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,可利用草场约1万平方公里,占总面积的50%。海拔650~1800米,由南向北逐渐降低。土质肥沃,水草丰茂。地表水源丰富,河流纵横,还有大小湖泊60多个。该旗为呼伦贝尔草原的一部分,属大陆性气候。冬季严寒漫长,夏季炎热而短,最低气温-44.7℃,最高气温35.6℃,年平均气温-2.4℃,积雪期长达190天,积雪厚度一般在20厘米以上,年降水量400毫米左右,雨季集中在7~8月份。夏季多东南风和西南风,冬季多西北风,春季风较大且常伴有暴风雪,对牲畜威胁很大。草场属草甸草原和干旱草原,植被以禾本科为最多,主要有碱草,亚拉那一卡贝加尔针茅,冰草等,豆科草次之,有黄花苜蓿,广布野豌豆等,还有部分有利用价值的杂草,草层高度一般为20~40毫米。是我国最富饶的天然牧场之一。

  乌审马

  鄂尔多斯草原曾是水草丰美,畜牧业发达的地方,当地蒙古族牧饰素有养马习惯,每年都要赛公马,赛走马,凡是在战争中立功和赛马中得奖的公马都被选为种用,置换反应的定义这对于乌审马的形成无疑起了很大的作用。产于马审旗,产区位于鄂尔多斯高原东南部毛乌素沙地,是蒙古马的3个生态型之一。因受毛乌素沙地自然条件的长期影响及人工选择的作用,它是蒙古马中一个优秀类群。鸟审马体形秀丽,体质结实紧凑,鬃鬣毛多,毛色以骝栗为主。个体虽小,但以善走沙地而闻名。挽车载重约250~300千克。骑乘,亚拉那一卡快马每小时可行走13~15千米,“走马”日行走60~70千米

  百岔马

  百岔马产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百岔沟一带。产区位于大兴安岭南麓支脉狼阴山区,海拔1600~1800米。中心产区的百岔沟是西拉木伦河上游水草丰美的好牧场,气候宜人。但百岔沟是由无数深浅不等,纵横交错的山沟组成,沟长三百余里,沟内小山环抱,乱石遍布,岩石坚硬,道路崎岖。百岔马在这里经过多年锻炼,善走山路,步伐敏捷,蹄质坚硬,不用装蹄可走山地石头路,故有“百岔铁蹄马”之称。百岔马外形特点是结构紧凑,匀称,尻短而斜,系短而立,蹄小成圆墩形,蹄质坚硬,距毛不发达。

  (文章内容来源于:内蒙古马赛)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8jp.com/info/2020/03/2518060157.html



上一篇:乒乓球已确认奥运席位一览 国乒6人出战5个项目
下一篇:夏奥会后半年再看冬奥会?北京2022利益恐受损失